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美人心计之莫雪鸢失身
美人心计之莫雪鸢失身
武文帝五年,公元前175 年,平安郡主莫雪鸢下嫁大将军周亚夫,却因为被慎夫人陷害,在去周家的路上被一
猥琐男奸污。

此时,郊外,看着花轿内中毒的莫雪鸢已经无力挣扎,好色成性的猥琐男淫虐之心顿起,心道居然能玩儿到如
此绝色美人儿,死了也甘愿。他脱光自己身上的衣服,露出巨大的阳物,然后拉出雪鸢,接着飞起一脚,正踢在女
子玉腿的膝弯处,只听一声惨呼,雪鸢被踢的跪伏在地。猥琐男狞笑着迈步上前,一脚踏住女子盈盈不堪一握的细
腰。宛如一只被钉在地下的玉色蝴蝶,雪鸢顿时被压得动弹不得。

只见雪鸢一头乌黑的如云秀发高高挽起,秀丽的螓首下露出一段粉嫩修长的玉颈。一身红艳的喜装将成熟女性
挺突俏耸的酥胸和纤细小巧的柳腰紧紧的包裹起来,衣服内若隐若现的轻薄亵衣紧束着一双高耸入云的乳峰。修长
的粉颈,深陷的乳沟,紧束的纤腰,高起的隆臀,白里透红的冰肌玉肤,阵阵娇颤的玉体,教人想入非非。

雪鸢颤声道:「你……你要干什么?」

猥琐男伸手捏着她的俏脸,淫笑道:「干什么?玩你啊!让你尝尝男女欢爱的好处」

雪鸢吓得魂飞魄散,失声道:「不……不要……」

猥琐男伏身下去,随手拔去雪鸢发髻中的飞凤玉钗,扔在一边,任由她的如云秀发瀑布般披散下来。

雪鸢如今已经三十多岁,但依然是处女之身,可谓是女子中的贞女,看着这贞洁女子此时无力抵挡自己的步步
侵犯,猥琐男放肆地淫笑起来:「不要?老子就是要干你这种骚货,今天就让你这个绝色美人儿试试我的手段,尝
尝被男人糟蹋的滋味!哈哈哈哈!」

不等她回答,一口吻向雪鸢那红嫩鲜艳的樱唇。雪鸢慌忙躲闪,可是浑身无力,很快被他就势吻在优美白嫩的
细滑玉颈上。

「唔……你……放、放开我,你无……耻!」平时这美若天人的绝色尚宫哪里受过这等委屈?此时又因为中毒,
无甚力气,只能勉力挣扎。

猥琐男闻着美丽清纯的处子那独有的幽雅体香,看着她清秀脱俗的面容,姿色绝美、体态婀娜、苗条匀称的玉
体,白皙温润的肌肤,纤长柔美的手指,以及被抽去玉钗后散落下来的如云如瀑的秀发,一切都激起男人高亢的兽
欲。猥琐男不顾抵抗,双手侵向雪鸢玲珑浮凸的美妙胴体,沿着那诱人的曲线放肆的游走起来。

突然,猥琐男的一双大手顺着雪鸢的粉颈伸进了衣内,在女子那幽香暗溢的衣衫内肆意揉搓起来,触手处那一
寸寸娇嫩细滑的玉肌雪肤如丝绸般滑腻娇软。隔着轻薄的抹胸,他淫亵地袭上女子那一双娇挺柔嫩的乳峰,肆意抚
弄着、揉搓着……雪鸢又羞又怕,双眸紧闭,娇软的玉体拼死反抗……但是她此时中毒,就如同个手无缚鸡之力的
弱女子,又怎是这个淫魔的对手?由于玉体被制,这个汉宫最美丽的绝色女子在猥琐男淫邪的抚摸揉搓下,羞得粉
面通红,被那双肆意蹂躏的淫爪玩弄得一阵阵酸软。

猥琐男色迷迷地睃视着这妙龄女郎娇柔的玉体:乌黑柔顺的长发散在身后,苗条修长的身段鲜嫩而柔软,冰清
玉洁的肌肤温润光滑莹泽。只见女子倾国倾城的绝丽容颜含羞带怕,犹如带露桃花、愈发娇艳。猥琐男禁不住心醉
神摇,伸出两只大手一把攥住女子的两只细嫩的皓腕,把一双玉臂强扭到身后,雪鸢的身体立时被迫成反弓型,美
丽的酥胸羞辱地向前挺立,象两座高耸的雪峰,愈发显得丰满挺拔,性感诱人。那深深的乳沟在亵衣的束缚下深不
见底,风光绮丽。

猥琐男的淫手按在女子高耸的乳峰上,轻薄地抚弄起来,肆意享用那一分诱人的绵软突然,猥琐男魔爪探出,
抓向女子胸前雪白的掩体薄纱。雪鸢拼命反抗,可是男人疯狂起来的力量,又岂是这柔弱女子所能抗拒的。只听「
咝、咝」几声,这绝代佳人身上的衣裙连同亵裤被一同粗暴地撕剥下来,仅剩下一件雪白柔薄的抹胸还在勉强遮蔽
着女子粉嫩的胴体。猥琐男一声狞笑,双臂制住雪鸢的身体,魔爪绕到背后去解抹胸的花扣。

一声轻响,花扣脱开,女子身上最后一丝遮蔽终于也被除了下来,只见一具粉雕玉琢、晶莹玉润的处女胴体彻
底裸裎在眼前。挣脱了亵衣束缚的双乳更加坚挺地向前伸展着,如同汉白玉雕成的巧夺天工的艺术品,昏暗的光线
下映射下着蒙胧的玉色光泽。

冰肌玉骨娇滑柔嫩,成熟挺拔的雪白乳胸上衬托着两点夺目的嫣红,盈盈仅堪一握、纤滑娇软的如织细腰,平
滑雪白的柔美小腹,优美修长的雪滑玉腿,真是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诱人。尤其是那一对柔嫩的女子乳峰俏然耸
立,娇小玲珑、美丽可爱的乳尖嫣红玉润、艳光四射,与周围那一圈粉红诱人、娇媚至极的淡淡乳晕配在一起,犹
如一双含苞欲放、娇羞初绽的稚嫩花蕾,楚楚含羞。

雪鸢冰清玉洁的胴体完全无遮无掩的呈露出来,无助而凄艳,宛如一朵惨遭寒风摧残的雪莲,任人采撷。被男
人粗鲁而残忍地剥光了娇体,雪鸢终于绝望。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还是……还是女儿身啊……我……我还有心爱的人……我不能失去贞操啊……求
求你……放过我吧……我……只要你放过我……我一定……一定给你找到更好的美女……」颤抖着樱唇屈辱地乞求
着,绝望中更显楚楚动人。看着雪鸢一双杏目里闪烁的泪光,眼神里满是哀求,愈发激起猥琐男的高涨欲焰。

「放过你?哈哈哈哈,我要得就是你的处子之身!今天这荒郊野外就是爷爷给你破身的地方!美人儿,要怪就
怪你命苦,你生来就注定要被我糟蹋的,现在落在我的手里,你就认命吧。」不顾女子的苦苦哀求,猥琐男一声狞
笑,探手擒住雪鸢嫣红玉润的娇嫩乳尖,贪婪地揉捏玩弄起……「不要啊,你放手……」随着乳峰上那娇嫩敏感的
乳尖落入魔爪,雪鸢娇躯一颤,酸软下来,两滴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猥琐男淫笑着,用另一只凶残的大手肆意蹂躏着女子毫无遮挡的秀乳,同时,探口捕捉着雪鸢的樱唇。他要用
最粗暴、最淫亵的手段强夺这美丽尚宫的处女贞操。

「啊……」,柔嫩鲜红的樱唇间禁不住发出一声绝望而羞涩地呻吟,女子纯洁的双唇四处躲避。几经无力的挣
扎,鲜嫩的红唇终于被逮到。雪鸢的娇靥越来越红润,不但双唇被侵犯,连敏感的胸部也一刻不停地被搓揉玩弄。

猥琐男强硬地将嘴唇贴上女子鲜嫩的红唇,激烈而贪婪地的进攻着。雪鸢的抵抗渐渐减弱,不知不觉中已被压
迫成完全顺从的状态。绝色女子无助地颤抖着,矜持的身体深处在羞耻中渐渐崩溃。雪鸢紧闭双眸,美丽的睫毛微
微颤抖,在猥琐男的逼迫下一点点张开樱唇,露出小巧的香舌。任由他贪婪地吸吮着自己柔软的舌尖,女子颤抖着
吞下猥琐男移送过来的唾液。猥琐男以自己的舌尖,肆意攻击着女子的香舌,雪鸢不自觉呻吟出来,好像全身的感
觉都集中到舌头上似的。女子的香舌被强烈吸引、交缠着,渐渐变成深吻。猥琐男强吻着这美女的樱唇,品味着眼
前这美貌女子被强迫索吻的娇羞挣拒,连甘甜的唾液都尽情吸取。

纤美修长、柔若无骨的美丽玉体在猥琐男的身下无助地扭动、挣扎着,重压下越来越酸软无力。内心虽然在绝
望地呼喊,赤裸的玉体依然不甘心地抵抗,但雪鸢的反抗越来越软弱,越来越没有信心。

猥琐男早已被这美艳尚宫的诱人秀色刺激得两眼发红,他将雪鸢强按在地上,不容反抗。一只手捏住女子的双
腕,压在她的头顶上,另一只手从绝色丽人那柔软挺立的乳峰上滑落下来,顺着细腻娇嫩的柔滑雪肌往下身抚去,
越过平滑娇嫩的柔软小腹,手指就在尚宫那纤软柔美的桃花源边缘淫邪地抚弄起来……女子的细腰不知不觉的向上
挺起,想逃避,却更加迎合了猥亵的玩弄。

抚摩着女子那双修长纤美的雪白玉腿上柔滑如丝、娇嫩无比的冰肌玉肤,猥琐男得寸进尺,淫手不断向桃花源
侵入,一双修长纤美的雪滑玉腿被强行分开。雪鸢强打精神想要合拢双腿,可是身体在男人的玩弄下已经变得很难
控制,手指只用力抽送了几下,修长的双腿就重新分开。楚楚动人的雪鸢不停地呻吟着、扭动着,娇羞欲泣,樱唇
细喘呻吟。原本紧闭的桃源洞口,现在被一只陌生的手指插入、穿透、控制。

在受到男人的强力凌辱后,如今已经含苞欲放,淡淡的玉露滋润着娇艳欲滴的粉红色豆蔻,待人采摘。猥琐男
用手指擒住女子柔嫩的玉珠,肆意揉摸、玩弄,胯下这千娇百媚的绝色美女顿时被揉搓得死去活来。

娇柔清纯的雪鸢痛苦万分地呻吟着,绝望地挣扎着。在男人的玩弄下雪白的身躯象水波一样蠕动起伏,好象没
有骨头一般。趁着她正含羞紧闭美眸、芳心忐忑无助的当儿,猥琐男一把将女子仰卧的胴体翻转过来,双手插在玉
腹香肌之下用力向上合抱,冰清玉洁的绝色美女雪鸢被迫以极为屈辱的姿态跪伏在地上,象一只待宰的羔羊,凄艳
而绝美。女子曲线绝美的上身娇弱无力地伏在地上,玉臀却被迫高高隆起,诱人的处子美穴象一朵鲜嫩的花蕾彻底
裸露在男人面前,任人攻击,无处躲藏。

猥琐男发起攻势,吻向雪鸢雪白的粉颈,同时拉开抗拒的纤手,握住女子丰腴的酥胸,触手处挺拔柔嫩,精彩
纷呈。女子抗拒着扭动身体所产生的摩擦,带来无比美妙的刺激。

雪鸢想向前逃,可身体根本无法挣脱男人铁钳般的双手。

「不要啊!救命啊……来人啊……啊……」雪鸢拼命扭动腰肢,却更加激起男人征服的欲望。

无法躲避猥琐男对自己乳胸的侵犯,雪鸢只能尽量并拢一双雪白柔嫩的玉腿。没有多久,双膝开始颤抖,连夹
紧力量都快没有了。

猥琐男趁机用手指攻击女子无处躲避的羞处,逼她彻底就范。

手指很快被不断涌出的清纯玉液润湿,羞耻的感觉和身体的快感一同袭来,女子的娇躯一阵娇颤,瘫软下来。

「湿得好快。怎么啦?不抵抗了吗?」嘴里调戏着,手指仍然不停着挑逗雪鸢娇嫩的花唇,丝毫不给她喘息的
机会。

凶残的巨炮已高高举起,处女的贞洁已献上祭坛,冰清玉洁的尚宫雪鸢惨遭凌辱的结局已无法挽回。

猥琐男把自己粗若儿臂般的巨大阳具强行插进雪鸢的雪白玉股间,顶在软绵绵的花瓣上。硕大滚烫的凶器在女
子柔顺紧闭、娇软滑嫩的花瓣上不怀好意地划动着,象捕猎的野兽,做好攻击的准备。

想到马上就能彻底占有这美貌的尚宫,猥琐男亢奋起来,他双手控制住雪鸢颤抖着的玉体,挺起粗壮的肉棒,
对准花唇中心,残忍、缓慢而又坚决地插进去。经过玉液的充分濡湿,男人的凶器慢慢陷进雪鸢柔软的美穴中。猥
琐男一分一分地将凶器插进女子的身体,舒爽的感觉让他闭上眼睛,慢慢享受征服这美貌女子的感觉。只觉得雪鸢
美穴紧窄异常,猥琐男费尽力量才把肉棒插入一半。凶器被处女的最后一道防线所阻挡,伴随着香肌的强力收缩,
不断涌出无比的快感。

雪鸢秀眉紧颦,咬紧樱唇,忍受着钻心的疼痛,男人凶器残忍地刺入,使她忍不住仰起头。强烈的压迫感,一
直涌上喉头,突然感到阵阵目眩。

片刻迫人的停顿并不是凌辱的完结,只是为了发起更凶猛的攻击而做的积蓄,突然那紧压着女子娇软玉体的色
狼挺身冲刺。

「不要……啊……疼……啊……好疼……」

只听一声绝望地惨呼,硕大无比的凶器终于刺穿处女柔嫩的贞膜,凶狠地撕裂了雪鸢贞洁的防线,彻底终结了
她的处子生涯。温热鲜艳的落红随即涌出,一滴滴落在地上,象一朵朵鲜艳的梅花,残酷的证明着雪鸢失身于此的
事实。被奸污的羞辱和下体传来的剧痛迫得雪鸢一阵阵惨呼,珠泪喷涌而出。

猥琐男忍耐着喷射的欲望,慢慢拔出,再次缓慢而又凶狠地插入处女的美穴。粗大的龟头刮到处女膜的残余,
每一次都使雪鸢发出痛苦而消魂的呻吟。

「嘿嘿!开始夹紧了,你这俏丫头真的是名器啊。现在求我啊,求我饶了你啊,哈哈哈哈」猥琐男嘴上也不饶
她,一边用淫言秽语羞辱着雪鸢,一边用肉棒抵死攻击着女子的玉体,他决意要让这贞洁女子彻底屈服在自己的淫
威之下。

抽送的力量突然加重,粗大的凶器在雪鸢的嫩穴里快速地冲刺。这丽靥如花的女子顿时被奸的魂飞魄散,秀眉
颦颦,娇吟不断,头脑中一片混乱。

一阵刺痛,雪鸢的神智勉强回复清醒,立刻羞得粉脸绯红,只能咬着红唇低下头去,拼命抵抗着越来越强烈的
快感。乌黑的长发散落下来,遮住了白皙美丽的脸颊。

「啊……好疼……救命……啊……不要啊……啊……不要……啊……救命啊……」雪鸢不自禁地大叫出来。

猥琐男不断的变换着体位,持续而猛烈的在雪鸢的体内肆虐,巨大的凶器如同钢钎一样攻击着雪鸢柔软的花径,
彻底粉碎了女子最后的幻想。雪鸢处女的身体被不停的蹂躏着,本能的矜持和抵抗失去了意志力的支持很快就消失
殆尽了,美丽的身体向猥琐男完全开放,任由猥琐男尽情的摧残。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抽插了多少次,猥琐
男迎来了自己的第一次高潮。

「喔!」猥琐男在这时候发出野兽般的哼声,开始感到窄小的美穴连同花瓣缠绕在凶器上,向里面吸入,含住
凶器的嫩肉,表面像波浪一样的来回摩擦。猥琐男咬紧牙关,猛烈抽插。

在又一阵狂野的翻滚后,猥琐男双手紧紧的抓着雪鸢高耸的双乳,肉棒顶住她的花蕊,将一股炽热的暖流射进
了雪鸢的身体。粘稠的白色淫液迅速占领了雪鸢子宫的每一个角落,然后缓缓的流出体外。

射光最后一滴淫液,猥琐男仍然把凶器插在雪鸢的身体里,头靠在柔软的乳沟中,享受着双乳上下起伏的颤抖。

被残忍地夺去贞洁,雪鸢悲痛欲绝,柔肠寸断,却只能任由猥琐男肆意地蹂躏自己的身体,无力反抗。在一阵
阵强烈至极的刺激下,含羞无奈的雪鸢被玩的死去活来,急促地喘息呻吟着,脑海中一片空白,女子芳心体味那一
种令人酸软欲醉、晕眩欲绝的迫人快感,紧张刺激得几乎窒息。

柔若无骨、赤裸的秀美胴体被压在猥琐男身下,不时轻颤着,美妙难言。只见这美若天仙的绝色女子丽靥晕红,
柳眉轻皱,香唇微分,秀眸轻合,一副说不清楚究竟是痛苦还是羞涩的诱人娇态。

感受着胯下这温婉可人、千娇百媚的美人火热烫人的冰肌玉肤,阳具的每一寸都被娇软嫩滑的阴唇、火热湿濡
的嫩肉柔媚的含着,猥琐男知道自己已经在肉体上彻底征服了这千娇百媚、温柔婉顺的绝色尚宫。

淫笑着俯身在雪鸢的耳边,轻舔着她晶莹玉润的耳垂,说道:「雪鸢,你的下身可真紧哪!处子的滋味果然不
同凡响。嘿嘿,象你这样国色天香的美女,不连玩你三天三夜,真是对不起佛祖啊。」

被猥琐男任意淫辱着,浑身酸软的雪鸢象被抽了筋一样软软地瘫在地上,动弹不得,只有一双玉腿不时的微微
抽搐,如云的秀发披散在床上,由莹白的背脊到浑圆的丰臀以至修长的美腿,形成绝美的曲线,再加上肌肤上遍布
的细小汗珠,更显得晶莹如玉。一双含羞无奈地美眸紧闭着,无力睁开,两行珠泪沿面而下。受到男人肆意凌辱的
雪鸢,浑身散发出未曾有过的性感。

在一阵静默后,猥琐男下身的凶器再次抽动。他毫不怜惜雪鸢含苞初破,对她大加挞伐。

「恩……啊……啊……恩……啊……救命啊……来人啊……住手……啊……来人啊……啊……啊……」这绝色
玉人樱唇微张,绝望地呼喊着。猥琐男肆无忌惮地奸淫强暴、蹂躏糟蹋着身下雪鸢柔若无骨的雪白玉体。凭着他高
超的技巧和超人的持久力将这美貌女子干得生不如死。

雪鸢在他胯下蠕动着一丝不挂的赤裸玉体,雪白胴体抵死抵抗,但是终究无用。猥琐男的手段比刚才强烈许多,
那淫具暴烈地像火一样,灼的雪鸢娇弱的胴体一次次的爆发,然后是一次次的崩溃下来,虚脱的再也没有半点力气,
但猥琐男却没有一点怜香惜玉,反而更强猛地攻击,尽情地玩弄雪鸢娇柔的胴体,用各种催情手法,将这美女一次
次征服于身下。

猥琐男粗大硬硕的肉棒又狠又深地插入雪鸢体内,狂暴地撞开这丽人娇软柔嫩的花蕊,在那紧窄的「花径」中
横冲直撞……巨棒不断地深入攻击着女子玉体的最深处。在凶狠粗暴的冲刺下,雪鸢的「花宫玉壁」被迫羞答答、
娇怯怯地绽放开来。

猥琐男猛提下身,吸一口长气,咬牙一挺肉棒,只见雪鸢浑身一震,一声柔媚婉转的娇啼冲唇而出。顿时全身
的冰肌玉骨酸麻难捺至极,酸甜麻辣百般滋味一齐涌上芳心。只见雪鸢柳眉频皱,银牙紧咬,显出一幅不堪蹂躏的
诱人娇态。一丝不挂、雪白赤裸的娇软胴体在猥琐男的胯下一阵颤栗、轻抖,修长优美、雪白玉润的纤柔秀腿情难
自禁地高举起来。

女子大吼狂喘,一张鲜红柔美的樱桃小嘴急促地呼吸着,那高举的优美修长的柔滑玉腿落下来,急促而羞涩地
盘在猥琐男腰後,随着大龟头对「花蕊」的揉动、顶触而不能自制的一阵阵律动、痉挛。猥琐男也被身下这绝色娇
艳、美若天仙的女子娇美肉体引得心神摇荡,只觉顶进她阴道深处,顶住花心揉动的龟头一麻,就欲狂泄而出。猥
琐男赶忙狠狠一咬舌头,抽出肉棒,然後再吸一口长气,又狠狠地顶入雪鸢体内。

硕大的龟头推开收缩、紧夹的肉壁,顶住她阴道最深处那羞答答的娇柔花心再一阵揉动……更用一只手指紧按
住雪鸢那娇小可爱的嫣红玉珠一阵紧揉,另一只手捂住雪鸢的右乳,手指夹住峰顶上娇小玲珑、嫣红玉润的可爱乳
头狂搓,舌头则卷住雪鸢左乳上那含娇带怯、早已勃起硬挺的娇羞乳头,牙齿轻咬。三管齐下,雪鸢顿时娇啼惨呼
声声,柔呻艳吟不绝,但觉一颗芳心如飘浮在云端。

猥琐男俯身吻住雪鸢那正娇啼狂喘的柔美鲜红的香唇,企图再闯玉关,但见女子本能羞涩地银牙紧咬,却最终
还是羞羞答答、含娇怯怯地轻分玉齿,丁香暗吐。猥琐男吐舌卷住那娇羞万分、欲拒还迎的女子香舌,但觉檀口芳
香,玉舌嫩滑、琼浆甘甜。含住雪鸢那柔软、小巧、玉嫩香甜的可爱舌尖,一阵淫邪地狂吻浪吮……那粗大的肉棒
也已在雪鸢的体内抽插了七、八百下,肉棒在女子肉壁的强烈摩擦下一阵阵酸麻,猥琐男的阳精已是箭在弦上,不
得不发了。他抽出肉棒,猛吸一口长气,用尽全身力气似地将巨大无朋的肉棒往雪鸢火热紧窄的身体最深处狂猛地
一插,滚烫的阳精二度喷出……「啊……」雪鸢一声惨呼,银牙紧咬,黛眉轻皱,两粒晶莹的珠泪从紧闭的秀眸中
夺眶而出。

不顾雪鸢的凄惨呻吟、苦苦哀求,猥琐男第三次将凶器残忍地插入到女子那雪白娇柔的玉体中。国色天香、美
貌圣洁的雪鸢在他胯下娇羞无奈地蠕动着一丝不挂、雪白如玉的美丽胴体,欲拒还迎。美貌绝色的尚宫艳比花娇的
美丽秀靥丽色娇晕如火,芳心娇羞万般,一双柔软雪白的如藕玉臂羞羞答答地紧紧抱住猥琐男宽阔的双肩,如葱般
的秀美可爱的如玉小手紧紧地抠进他的肌肉里。猥琐男那粗壮无比的阳具越来越狂暴地刺入她的玉体,耸动抽插越
来越剧烈,那浑圆硕大的滚烫龟头越来越深入尚宫火热深遽的幽暗「花径」内。

猥琐男用他那异于常人的巨大阳具,把胯下这个千娇百媚的绝色尚宫的肉体和芳心都逐渐推向那销魂蚀骨的肉
欲高潮。美丽绝色、清纯动人的雪鸢在男人持续的奸淫下,那雪白平滑的小腹也开始由颤抖、蠕动逐渐变成娇羞地
挺送、迎合。

随着猥琐男越来越狂野、深入地抽动,美丽圣洁的雪鸢玉体中最隐密、最幽深的处女宫被迫绽放开每一分「玉
壁花肌」。不觉中,粗硕滚烫的浑圆凶器竟然刺入了那含羞绽放的娇嫩「花蕊」,龟头顶端刚好抵触在雪鸢下身最
深处的「花芯」上,「啊……」随着一声惨呼,雪鸢娇躯一阵颤抖,下身的嫩肉更是死死地缠绕在那深深插入的粗
大阳具上,不能自制地收缩、紧夹。

就在这时,猥琐男体内阳精又是一阵涌出,从紧胀着尚宫玉体的肉棒中送出。有几滴阳精已经流出,直冲进清
纯绝色、的雪鸢的身体最深处,一阵令人窒息般的销魂至极的揉压、挤弄……雪鸢顿时娇躯剧震,丽靥瞬时艳若桃
花,娇啼狂喘的樱桃小嘴发出一声声令人血脉贲张、如痴如醉的急促哀婉的娇啼。猥琐男把这股真气留在雪鸢体内,
开始了最狂野地冲刺、抽插。

国色天香、貌美如仙的雪鸢在猥琐男那滚烫的阳精刺激下,芳心一片晕眩、思维一阵空白,随着那柔嫩樱唇一
声凄艳哀婉的呼喊惨叫,到最后下体早已是一片狼藉,红肿片片了。

楚楚动人的雪鸢渐渐从痛苦中滑落下来,猥琐男俯身望着身下正娇喘细细、香汗淋漓的美丽尚宫,只见雪鸢星
眸半睁半闭,桃腮上娇羞的晕红和绝色清纯的粉面美得犹如云中女神。

看到这纯洁美丽的尚宫已被自己蹂躏的瘫软在地上,爬不起身来,却仍不肯放过:「雪鸢,怎么样?被男人糟
蹋的滋味很过瘾吧,哈哈哈哈。现在给我爬起来,跪到我面前!这一次要用你的樱桃小口来伺候我。」

根本还未恢复过来的雪鸢,被猥琐男一把抓住秀发,屈辱地跪在他胯下,她羞赧的眼眸畏缩地想要避开那怒不
可遏的凶器,但被一双魔手紧紧压制,丝毫无法闪躲。

猥琐男用双手控住雪鸢美丽的螓首,逼她张开樱唇,把再度硬起来的肉棒强行插进去「喔……」刹那间,脏的
念头从雪鸢脑海里掠过,可是立刻被凌辱的事实所征服。雪鸢屈辱地张开她柔嫩的樱唇,含住男人肆虐的凶器,因
为中毒浑身无力,连咬断阳具的力气都没有,只有默默忍受,两行珠泪沿面而下。看着这个绝色尤物此刻终于屈辱
地跪在自己的胯下,任由自己玩弄、糟蹋,猥琐男亢奋之极。

火热的肉棒不停的在嘴里进进出出,这美貌女子只得用力转动舌尖。舌尖的动作虽然幼稚,但很刺激。猥琐男
的淫欲再度高张,樱唇柔软的触感,舌头缠在肉棒上产生麻痹感,使他再次出现射精的欲望。

终于,猥琐男大吼一声,攀上顶峰,在她销魂的嘴巴里喷射了出来,畅快淋漓,莫可名状。

雪鸢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完全缺乏心理准备,连连咳嗽,早已把猥琐男的精液咽下了大半。

猥琐男发泄完兽欲,哈哈大笑,在雪鸢脸上亲了一下,说道:「美人儿,我会永远记住你的!你那美丽的大乳
房,柔嫩的小穴,美丽的容颜还有你那绝望地叫声!」说着,穿好衣服扬长而去,只留下一脸绝望的雪鸢赤身裸体
的躺在路上痴痴发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