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单亲家庭
单亲家庭
我从小就生长在单亲家庭里,父母在我还不懂事时,不知因何原因,就此离婚。我的扶养权由母亲
取得,从小和同年龄的小孩一起玩时,经常被大家取笑,是没爸爸的小孩。

「你爸爸一定是跟狐狸精跑了。」听到这些话的我,心中不由得沮丧起来,更有一股自卑感,便转
头往家里跑。看见妈妈正在厨房里煮晚饭,我走进厨房看着妈妈。

妈妈看我一付欲言又止的样子,便开口问道:「有什么事,告诉妈妈没关系啊!」

我迟疑了一会说:「妈,爸爸是不是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才不要我们的?」

此话一出,妈妈便激动的问我为何这么说。我便道:「每次跟邻居小孩玩耍时,他们都如此耻笑我。
每次问妳,妳都不告诉我爸爸为什么离开我们。」

妈妈听完我的话,激动的抱着我,说:「妈对不起你!你现在还小,不会懂得,等你大一点,妈再
告诉你,乖!听话……」

自从这次以后,妈更加关心我、顺从我,已到溺爱的地步,只要我想要的,她能力所及无不答应。
母亲她是一位护士,爸离开她时,给了妈一笔为数可观的钱,也会不定期寄些生活费,所以生活上还过
的不错。

我对爸爸完全没有好感,从我有记忆以来,就是我们母子俩相依为命,虽然我以前没见过他,以后
也不想见到他。

妈一直没有再嫁的念头,我妈的身材很好,人又漂亮,完全看不出已经38岁,又是一个孩子的妈,
还多人追求她,都被她一一回绝,妈对我说:只要我在她身边,她就心满意足了。妈抱着我,摸着我的
头发轻诉着。

直到有一天……

这一天放学回到家里,上楼回房经过浴室时,听到里面传出母亲的呻吟声,我一时也没想那么多,
就冲了进去。

一阵惊呼声,看见母亲一脚跨在浴缸边,一脚站立着,正在用假阳具自慰。从未见过女性肉体的我,
看见母亲一丝不挂,坚挺的双峰,下体还插着一根假阳具,我不知所措的站在门口。

此时母亲急呼:「小枫,快……快……出去。」

听了母亲的话,我急忙跑回自己的房里,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满脑子都是母亲成熟抚媚的肉体,
不由自主的掏出老二,打起了手枪,很快就达到高潮。

过了良久,传来轻微的敲门声,母亲轻声说道:「小枫,吃饭了。」

我急忙收拾一下,下了楼,母亲已坐在那里。低着头吃饭,这一顿晚餐就在尴尬的气氛下度过……

自此以后,我不由开始注意妈妈的一举一动,也开始拿妈妈换洗下来的内衣裤,闻着它们的味道自
渎着。

一天晚上,我睡到半夜一阵尿急,想要到浴室纾解一番,经过妈妈的房门口时,听到妈在轻唤着我
的名字。我迟疑了一会,转动门把,发现没锁,便把房门轻轻的推开一条缝隙,透过里面微弱的灯光,
看见妈妈躺在床上,一手揉捏着丰乳,一手放在内裤上爱抚着。

揉弄乳房的手指缓慢的动作,突然转变成激烈的爱抚,轻轻的呻吟声逐渐变大,并且愈来愈猥亵,
母亲的上体形成如同弓形的美丽拱门,乳房更是骄傲的膨胀起来,结实的大腿珍珠般美丽的肌肤,构成
优美的曲线。手指在内裤上慢慢的抚摸周围,轻薄的布料上面沾满了灼热的液体。

母亲此时已被从肉体深处所涌出来的官能火焰支配着,口中还不时轻唤着我的名字。

此时恨不得立刻冲进去,但尚存的一丝理智,阻止着自己!此时尿意已荡然无存,只剩满腔欲火。
离开了母亲房门走到厨房,灌了一大杯冰水,回到房里良久才得以入眠……

隔天早上上学途中,骑着妈妈送我的摩托车,因精神有些恍惚,一时没注意穿越马路的老婆婆,等
到注意到时,已来不及煞车,把心一横,车头一偏,撞向安全岛后,便失去知觉。

醒来时,已在医院里,妈妈正泪流满面的站在一旁,妈妈见我醒了过来,啜泣的说道:「小枫,你
醒了,真是太好了,妈妈担心死了!」

我见母亲如此的伤心,真是过意不去。在一旁的医生说:「当你送到医院来时,你妈妈见到伤者是
你,差点昏过去,幸好你有戴安全帽才没有太严重,除了右脚骨折比较严重,其它地方并无大碍,观察
几天就可以出院了。」说完后医生便出去了。

妈对我说:「怎么这么不小心,让妈担心死了。」

于是跟妈说了声对不起,又聊了一会,可能头部有稍微撞击到,昏昏沈沈,便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醒来时,妈正坐在旁边,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我,此时妈问道:「肚子饿不饿?这里有吃的,吃
一些吧!」吃完后,妈把东西收走,过了一会又回来了。此时比较有精神,便跟妈聊聊天。

忽然间,突然有一股尿意,不知如何是好,脚又吊着不能自己解决,又不好意思对妈说。强忍着但
实在憋不住了,只好红着脸对妈说道:「妈……我想上厕所!」

「想小便吗?妈帮你。」

「妈……」

「小枫,跟妈妈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说完,妈便拿起了尿壶,轻拉下我的裤子,忽然间说道:「没想到我心目中的孩子已长大成人了。」
又轻轻弹了一下我的阳具,就帮忙我尿尿。

尿完了之后,妈妈竟然把我的阳具放入口中,舔舐了起来,一阵快感袭上心头。

「妈!……」

妈用舌头灵活的舔我的大屌,不曾经过这种阵仗的我,很快的便丢盔弃甲,「妈……我……不行了
……」

妈听了我的话,更加快速度,不一会,一股滚烫的阳精射了出来。妈的嘴并没有离开,把我的精液
一滴不剩的吞下去。

「妈……妳为何?……」

「小枫,其实妈老早就知道你时常拿妈的内裤去干什么!昨天你在妈的房门口,妈也知道。其实自
从你爸离开我之后,不知何时开始,性幻想时的对象竟变成了你,我知道这是不允许的,但是……但是
……」

此时的我,已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脱口而出:「妈!其实我从小就想妈当我的新娘子,要好好的照
顾妳,不让人欺侮,以前如此,以后也是。」

「小枫,不要说了!妈都知道,刚刚你睡着时,说了很多梦话,你说……你喜欢妈……想干……妈
……,听了你的梦话,妈好高兴,才使妈做出决定来,小枫……」

此时妈吻了我的唇,第一次接触的二人嘴唇有点僵硬,分开后,小枫薄薄的嘴唇上稍为留有一点口
红的残泽。

此时妈又将嘴唇完完全全的与我紧贴在一起,我们的舌头相遇,它们已能自然地温柔地互相缠卷,
我用手抚摸着母亲的长发:

「妈,让我摸摸您的乳房好吗?……」

妈轻嗯了一声,我的两手碰触到乳峰,然后紧紧的抓住乳房,连同外面的护士服,用手揉弄起乳房。

「啊……啊……」妈娇喘了起来。

过一会,妈离开了我的身体站起来,「小枫,想看妈的身体吗?……」

我激动的点着头……

妈解开了腰带拉下拉链之后,让衣服顺着身体滑落,将玲珑有致的躯体呈现在我面前,原来妈衣服
里面空无一物,饱满的乳房,毛茸茸的阴毛,完完全全呈现在我眼前。看妈娇羞的样子,更是激起我的
淫欲。

妈此时上到病床上对我说:「让妈再为你服务吧!」妈以69的姿势开始舔舐、吸吮我的老二。

妈洁白的屁股就在我的眼前,我用手抚摸着,并用手指抠着阴核,更用手在阴道内抽插着,此时妈
兴奋的呻吟着。我把脸埋向她的股间,吻向她的阴唇,用我的舌头深深的插入她淌满淫水的阴道,吸吮
她的阴唇。

妈妈抬起她的屁股,随着我舌头的动作,而上下曲弓不停,并用双手握住她的乳房揉搓玩弄。经过
我猛烈的攻势,突然间,妈妈整个人起了一阵颤抖,一股淫水流了出来,我一滴不剩吸个精光……

妈无力的趴在我身上娇喘着,此时我的老二已膨涨到了极点,蓄势待发。

「小坏蛋!你把妈整惨了,现在换妈来报复了。」

因我一只脚还吊着,所以妈是以双脚跟我双脚交叉的方式,一手扶着我的伤脚,一手导引我的大屌
进入。妈的阴唇接触到我的龟头时,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她的浪穴就像着火似的滚烫,这种感觉席卷我
全身。当接合那一刹那,妈娇哼了一声,她扶着我的脚,开始慢慢上下抽动她的屁股。

她套弄时,她的一双大奶也随着屁股的上下而晃动,我勉强起身,用手握住她的乳房揉搓玩弄。

此时妈加快速度的上下抽插,并用脸颊摩擦着我的脚底板,舔着我的脚趾,并说道:

「我的好儿子……你的…大屌……干得妈好爽……以后……妈……要你……天天……干我……儿子
……好好的……干……用力的……干……妈妈……的……浪穴……帮妈妈止痒……快……妈……爽死了
……」

我感觉我的血液快速往上冲,妈也察觉到我就快达到高潮,所以又加快速度的上下抽插着。

「……儿子……快……给妈吧……射……到……妈……的体内……」

我兴奋得双手抓住床头的护栏,「妈,再快一点!让我们一起去吧!」

妈听到我的话,更加卖力的上下起舞着。

「妈……我不行了!」

「儿子!快给妈!一滴不剩的射向妈吧!」

我再也忍峻不住,尾椎一麻,喷出浓精一泄如注。精液冲击花心的快感,使妈也泄了!妈因快感的
冲击,全身虚脱,无力的趴在我身上娇喘不已!

良久,才起身清理战场,轻吻一下我的嘴对我说:「在这里不太方便,等你出院以后,让妈再好好
的疼爱你。」深情的看了我一眼便离开了。

此时,我幻想着出院后的情景。想着想着,便因身体疲惫不堪而睡着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