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月美老师
月美老师
第一话

我叫阿庆,今年十六岁,身材长得高,在学校里还常常被人误会为留级生呢!

在学校里,中文课是我最喜欢上的一个科目。我并不是对中文有特别偏爱,而是对我的中文老师有
某种感觉,或者应该说是「干」觉吧!在上课时,我常呆愣愣的凝视着中文老师那魔鬼身材,幻想着剥
脱开她的乳罩,撕烂她的性感小内裤…她就是月美老师,今年二十五岁!

由於月考快到了,月美老师为了提高班上的分数水平,特地对考试老不及格的四个的同学进行课後
辅导。我,阿庆,当然也是榜上有名的啦,嘻嘻…而且还是NO.1呢!

我得在每星期二、五,从傍晚六点至晚上九点,到老师家去做个别辅导。今天已是第三次,但期待
的心情,仍然没减弱。我背着书包,内心澎湃汹涌、血脉喷张,脑子满布着各种的性幻想,没到五点半
就已来到老师住的大厦。六楼九号,嘻嘻…69!那是我最喜爱的数字啊!

我迫不及待的按着老师的门铃。咦,没人吗着大概是我来得太早吧着又按了几下门铃,老师久久才
来应门。当门一开霎那,竟发现老师衣衫不整,全身香汗淋漓,更发现她竟只着一件庞大至膝盖的白轻
衫,连奶罩也没穿。她的两颗大木瓜奶,若隐若现,呼之欲出。我的小弟弟看了立即膨胀起来…

「啊,是阿庆啊着你来得太早了!唔,请在外面等一等,老师现在有急事得立刻办,就麻烦你在这
儿再等等,好吗着」话一说完就立即把门关上。「碰」的一声,门并没关好,因为我故意以鞋尖顶住了
门的末端。月美老师似乎没有发觉。

今天外面有阴云,可能是天色特别的黑暗,就显得老师的小房屋内的灯光,把里边照得特别的明亮。
我站在门後,从门缝之中,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老师和一个男的,两人竟然赤裸的在「干」咧!

本来能看到月美老师的裸体是应该开心的,但看到她被人干,而那个人却不是我,心里真不是滋味
啊!心里不爽归不爽,但是月美老师难得一见的全裸身躯,却也不能错过啊!

「啊啊啊…好妹妹…我来了…来了!」那男的似乎泄了。

哗啦,有没搞错啊着还没插上两、三分钟就泄了。倒不如割掉喂鸭子吃算了!我暗笑着。果然月美
老师也有同感,只听她说道:「嘿!每一次跟你没干上三分钟就射精。你得快把这早泄的毛病根治啊!
要不然,叫我如何能嫁给你啊着」

再往里面看,只见那男的像一只战败的公鸡,慢吞吞的穿着衣裤。而月美老师正拿起数张的卫生纸,
往自己的阴户擦去。跟着就穿回那间原来的庞大至膝盖的白轻衫。看到这儿,我即刻的把门给关好,装
着没一回事的在那儿等着。

两、三分钟後,门又打开了,走出来的是那一只战败的公鸡!他看了我一眼,就满脸无奈的走向电
梯。看到他这个样子,我有点为他感到难过。哈!假的啦,我恨不得他鸟鸟烂掉!竟敢干我的月美老师


「阿庆,对不起,今天老师有点不舒服,请你先回家!」没注意月美老师已站在门前,带着歉意的
对我说。「明天放课後,你留在课室,我再为你加以补习,好吗着非常的抱歉!」

没办法啦着看来只好回家啦。回家的途中,我想月美老师一定是刚刚没被那性无能喂饱,只好现在
自己偷偷地躲在屋内好好地、狠狠地在自慰着!刚才应该坚持留下来,好好的「慰问」她一番!我走着、
走着,又胡乱幻想着强行奸弄月美老师…

--------------------------------------------------------------------------------

第二话

今天一放学後,同学们都一溜烟似的回家去,因为今天电视将播出超级赛亚人特别金装版。我却得
独自留下来,等月美老师为我补习。老师今天穿着一件像昨天晚上的白色轻衫,令我回想着昨晚的情形,
实在有点儿令人感到无法压抑的兴奋、血脉爆张,各种不同的性幻想,充斥於脑海,甚至於突破理性的
界限…

哈哈,我己把变为超级大鸡巴赛亚人,疯狂的在大街上撕破月美老师的衣裤,在大路上要把她干得
爽呼呼。

「啊啊…不行呀!阿庆赛亚人,很多人在看啊…」月美老师求饶着。

「我是就要在众人面前强暴你这臭婊子,把你的红肿阴唇乾烂烂…」我扒下她经常戴的那无肩带的
奶罩,用力搾弄那鼓鼓涨涨的一对大奶奶,将我的无敌大老二夹在她的双乳之间摩擦着,跟着疯狂的抽
送,直至一泄千里!我要大战三百回合,让围观的路人看看我的厉害啊!

吸收日夜精华後,我的大老二再度隆起,而且伸直两尺长。我将月美老师按到一辆车前的玻璃上,
扳开她那肥美的臀部,我就长驱直入老师的屁眼了,插…插…插…。只听见月美一声声凄栗的惨叫声,
不绝於耳,使我不禁插的更深更狂!我的两只手,同时使劲的在老师乳房上搓揉着,并用我的神舌,舔
着她的耳根。

在要射精之际,我拉着月美老师的秀发,让她跪倒在我的大鸡巴前,并命令她含吸着,然後吞喝我
所有喷射出来的浓精!但月美老师试图挣脱,不听於我。於是,我就让我的精液,喷洒在月美老师的满
脸,围观的路人纷纷拍手叫好!我得意的露出骄傲自满的笑脸…

--------------------------------------------------------------------------------

第三话

「扒」的一声响!我登时从幻觉中回到了现实里。这才发现被人重重的打了一巴掌。月美老师竟然
就站在眼前,还满脸都是精液的污秽。而我此时却站在教课室的门前,拉下了裤裤,右手紧握着逐渐软
化的大老二!

我竟然在陶醉的梦幻领域中,不经意的在现实里打着手枪,而月美老师刚好在走进教室的那一刹,
满脸中了我的「精弹」!

「阿庆,你在干什麽着简直不知羞耻!你看,污秽的臭东西弄得我满头都是!」只见月美老师站在
那儿目瞪口呆的望着我,生气的骂着!一股怪异的感觉涌上我的心头,手中握的小手枪一下子又提升变
成了大钢炮,在老师眼面前弹跳着!

「老师…我…我…都是…都是老师…是老师您令到我这样的!」我嘟着嘴开始喃喃说着。

「你…你…胡说八道些什麽着又关老师什麽…」

不等老师把话说完,我提起了勇气自我辩护着「是老师您昨天做的那件事情,使得我整天精神恍恍
惚惚,也不知自己在做些什麽…」我把昨天所看到的一切说了给她听,当然也扭曲了一些真实的经过。

「老师您自己不把门关好,又脱光光故意在我面前和那男的干,还浪叫得那麽大声,使我吓得一跳,
好怕好怕啊!从昨天至今,我的脑海里都一直在想老师那…那摇晃的大奶奶,不停扭动的腰,还有那红
辣辣的大阴唇…我…我…」

「别说了!别说了!」月美老师摇着头哀求我停口。「老师…老师不是故意的!可能…可能是我太
疏忽了…而…而一时没把门关好。老师真的不是故意不关门让你偷窥的!」

「不,我知道老师是故意的!」我得寸进尺的胡言乱语。「老师…你明知我站在外面等,还那样大
声大声的淫叫着,那还不是要诱导我偷看个究竟吗着害得我整天一直想着干…干老师…才…才在这儿…
幻想着老师那红辣辣的嫩穴…打…打起手枪来…」

「……」月美老师静静的思想了一顿,「你!把裤拉好跟我来!到办公室去。」我心想「完了」,
大概是要被处罚了!到了教师室,连个鬼影也没有。哗!老师们还真会偷懒,放学才半小时多,各个都
跑个清光!幸好,训导主任也不在,不然会被那大猩猩打个半死啊!

「去…给我进校长室里!」月美老师把我推向那隔在教师室一旁的校长办公室。她则回过身把教师
室的门锁上,其後跟了进来,也把校长室的门给锁上。

「今天是校长的生日,一起跟教师们去了庆祝贺寿。而老师因为答应了留下来为你这大傻瓜补习,
才没能跟着去!」月美老师说。

「…那…那你是要在这校长室教我功课着」我问着老师。

「怎麽着我现在教你功课,你听得进吗着臭混小子,今天就别提功课了,就让我为你做些特别的辅
导吧!快…快脱吧…」月美老师笑着。

「脱着…老师你…你说什麽着…想干嘛着」我有点儿疑惑。

「干马着我不干马,只干人!我…要干你这坏小孩!」老师狠狠道。

月美老师先把自己的外衣脱掉,一身健美无暇的瞳体就此显现眼前。很意外地,我看到她的内裤已
湿了一大片!嘻嘻,是刚才看到我的大鸟鸟和自慰後,淫水不自觉的湿了内裤吧着她内心早就有种想被
干的感觉!

我边脱衣,边打量着月美老师,发现她脱掉眼镜及放下那头乌黑的长发後,不知道会迷死多少人。
她有白皙的皮肤和丰满的的身驱。脸蛋细看下,还有点像影星邱淑贞咧!做老师还能把身材保养得这麽
棒,实在不易啊!我看着、想着,大鸡巴不禁又硬、又挺了起来。

淫邪之念油然兴起,大着胆子跟月美老师调情说:「哗着老师,你刚刚唱过「水长流」,咱俩如今
合唱一首「花开花谢」吧!你看!我的大鸟鸟已如室外的升旗台上的国旗一样,高高地昂扬着。不同的
是,国旗当全体同学的面飘舞,而大鸟鸟只在月美老师您面前欲动噢!」

「成何体统着拿国旗和鸟鸟相提并论,不要脸!」老师嘻嘻笑说着。

「那我就不要脸给老师您看看!」我从後面把月美抱住,一只手解开她胸罩前的扣扣,另一只手滑
进她内裤内摸索,在耻毛与阴唇之间游移着!月美老师此时已香汗淋漓,喘气中夹带丝丝呻吟声。我边
舔她的耳朵,边轻声感性说:「来,咱俩来举行去升旗礼吧!」

「嗯恩…随便你…怎样都行…啊啊…」老师早己被我爱抚得爽歪歪。

我把老师推倒在校长室里的沙发上,用力的拨开她原来紧闭的双腿,看准了那微合微张的红红嫩嫩
湿黏阴户,使劲的把我的大钢炮给钻插了进去。月美老师也配合的收缩着阴道,紧含着我的大毛虫。我
开始不停的抽插、疯狂的推动着。我俩的腰部都划圆弧般的扭啊扭!

「…啊啊…阿庆…你…好厉害啊…嗯恩…好爽…好爽!…你弄得老师再舒服点,老师考试时就给你
满分…啊啊…就这样…嗯嗯…啊啊…」

好吧!为了考试分数继续努力!算你运好,我就在这里翻雨覆云,让你尝试前所未有的极乐!我要
让月美老师看看我和她的未婚夫之间的区别,要让老师看看什麽才叫做FUCKING !我猛地将擎天大剑,
朝钱塘潮口,来个一柱擎天,直捣黄龙!

「…啊啊…痛…好痛啊…不…嗯恩…不要停…给我痛…给我爽…啊…嗯嗯…你弄得老师上天了…满
分…满分…啊啊…嗯嗯嗯嗯…噢噢…」

哼!平时是矜持女郎,现在变身为超级淫荡女,一定是哈了太久了。好吧!就让弟弟我,来使你一
次乐歪歪的爽个够!我的屁股不停的扭转、不停的抽动、不停的摇摆着!我拼了命也要让她登上极乐!

「…哦哦哦…给我痛…再深点!…呜呜…用力…用用…啊啊…啊啊…真是太棒了!噢噢…」月美老
师颤栗地呻吟着。「啊啊…我那没用的只能顶三分钟,你却能干…干上半小时用力…哦哦哦…老师好爱
…好爱阿庆啊…棒啊!噢噢…啊啊…痛…痛…」

大老二顶天立地不停的冲撞着。我的两眼凝聚着这反了白眼的淫艳脸蛋儿,看她的嘴半合半张的发
出浪荡微呼,好不诱人啊!原来,普天之下,真有神女,那巧夺天工的极品身驱,肤滑如脂,色似白雪,
两峰皑皑顶上,樱唇似栖霞山上的红花瓣,眸子玲珑惕透晶,茂密森林神秘带,更使人意欲窥究竟。

我如痴如醉的用力搓揉着月美老师的大奶,舌尖不断的舔她乳晕,时不时的用嘴重重含吸着那高挺
硬突突的奶头。只见月美老师此时春情荡荡,垂涎欲滴。双唇微微一靥:「…啊啊…嗯恩…不要停…爽
爽…啊啊…嗯嗯嗯嗯…噢噢…」

我那好像千军万马奔腾的血脉,至此已不能抑制。我「啊」的狂唤了一声,以旋风之势将月美老师
用力搂於怀中,展开野兽般的强插月美的嫩穴,使她阴户里似乎传来阵阵幽兰香。我拉起月美老师,要
她把双手扶着沙发,将屁股翘起,令屁眼儿对着我。我两手抓紧老师浑圆的屁股,把大老二给强迫的推
滑了进去,时快、时慢的从後面来回的抽送着,而老师的屁眼儿也时大、时小的伸缩着,配合我的进出。

「…啊啊…痛…好痛啊…不…不行了…嗯嗯嗯…要泄了…噢噢…我真的要丢啦…啊啊…痛…好爽…
好爽…噢噢…噢噢…」只见月美老师已然飘逸仙境般,躯体疯狂蠕动,并发出乳莺之音,回荡屋宇…

嗯!我也差不多了!暗自滴咕後。抽吸了一口气,猛地将擎天棒极力一挺,往老师穴心射出了热浓
的白色精液。而月美老师也发出声欲震天的呻吟,淫水也早已溃决,泄得流洒满双腿…

「嗯嗯…呼呼呼…阿庆啊…呼呼…你真的好厉害啊…弄得老师丢了一回又一回…呼呼…」月美老师
面露腼腆淫荡说道。

「那有啊着我还有更精彩、更厉害的招术哩!改天等我阿庆同学到老师家去「恶补」时,会好好的
服务服务老师,让老师你欲罢不能,直登七重天,把淫水直喷到玉皇大帝的脸上去…嘻嘻…」我平躺在
沙发上说着,而月美老师则趴在我身上。

月美老师的十指此时转向我软绵小弟,只做轻轻的揉弄,好像是害怕伤及它似的。我也靠过我乾裂
的嘴唇,与月美老师的滋润的蜜唇紧密相合,来个唇枪舌剑战。看来,经过一番折腾後,还是愈罢不能。

「嗯嗯…啊啊…」的淫荡声又再次回荡校长室。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