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偷放春药
偷放春药
花娟对许强非常气愤,于红都死了,他却不能原谅她,这是个啥样的男人啊?简直不可理喻。花娟跟许强默默的矗立在于红的墓前。“许强,你就是再怨恨于红,这封信你无论如何都得看看。”花娟掏出于红交给她的那封信,信没有信封,就那么搁着,但花娟始终没有看这封信。“这是我在看守所冒着极大危险给你带来的。”“我不想看她的任何东西,”许强固执的说,“这次她对我的伤害还小吗?我再看她的遗物心会更不好过的。愿意看你看,我给你这个权利。”花娟双手棒着信僵在那儿,不知如何是好。许强慢慢的在她的视线中消失。望着许强远去的背影,花娟感到人生无常,于红那鲜活的相象又在她的眼前出现。这人咋说没就没了,望着眼前刻着于红名字的墓碑,花娟落寞开来,一股轻柔的风拂面而来,花娟望着一望无际的公墓。心里很凄凉,人都要来到这里,这是人们最后的归宿……公墓很安静,一排排墓碑,一座座坟墓,就像人间的一排排房子。风格迥异,为各自的主人遮风挡雨。花娟的手始终攥着于红的这封信,有些茫然,当她回过神来。便把这封包藏着真挚情感的信打开,认真的读了起来。许强。你好/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走了,去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再也不会回来了,其实人生非常的苦短,生活中有许多无奈,是我不好,甘心堕落。为了那一段迷乱的情欲,命丧黄泉,细细品位有许多的不值,但这是一个人的劫数,在冥冥之中早已经安排好的。许强,我不是一个好老婆,我背叛了你,不该沉迷于那虚无缥缈的网络爱情,它们是那么的不可靠,不真实,经不起任何的风吹雨打。我爱上一个我不应该爱的一个男人。其实说爱有些牵强,只是对他有好感,或许是被他的花言巧语所蒙蔽了。总之我跟他约会了,不知是处于什么企图,也修起初是为了寻求刺激,也许是为了赶一种时尚,我们见面了,结果这个网友欺骗了我。把我带到他家,居然唬我说是他朋友家。结果他在他家强奸了我,不说这些了,说这些没啥意思。总之我背叛了你。许强,对不起,我先走了,即使我不走我也没有脸在跟你生活在一起。这样的走是最明智的选择。在我走后希望你念着咱们夫妻这些年的感情,你给我安排个墓地,最起码让我死后有个家啊。坟墓就是死者的家啊。如果有来生,我一定报答你,再见,一个不忠的妻子。花娟已经视线模糊了,泪水在脸上尽情的流淌。她已经被于红这种遭遇所震撼。月亮之上……花娟的手机唱了起来,把她吓了一大跳。她慌张的拿出包里的手机。瞄了一眼手机屏幕,是陶明打过来的电话。“花娟,你在哪儿,是不是在公司?”陶明风风火火的问。“没有,有事啊?”花娟对着电话说。“你能回来一趟吗?”陶明说,“电话里说不清楚。”“好吧,我这就回去。”花娟打车回去了。“花娟,我刚才都汽车市场转了转,发现出租车市场还可以,我想办个出租车公司,也就是成立的车队。你看行不行?”陶明不等花娟坐稳就说。“你在个想法挺好,不过。”花娟为难了起来。“这项投资很大。我没有那么多的钱,”“是啊。”陶明说。“一辆出租车就将进二十万。咱也不能只进十辆八辆的。”“陶明,我不主张你现在办公司。”花娟说。“咱们刚从商场上败下阵来。先缓缓,等资金雄厚了再次出山……”“我想早日腾飞。”陶明有些不甘的说。“这让下去何日出头啊。”“要不,我先给你买一辆出租车,你先开着,看看是否挣钱?”花娟说。“只有这样了。”陶明无奈的耸了耸肩。“我先从无产阶级做起。”花娟跟陶明在出租车管理处办好相关手续,陶明正式成了一个出租车司机。花娟将家里的事情安排好,便来到单位。单位的人们见了她都很惊讶的望着她,看她的眼神颇有内容。有的见面打一声招呼便躲闪起来了,好像她是非典病人似的。花娟敲响了彭川卫的办公室的门。“请进。”门并没有关严。花娟一推就进来了。“你好,彭董事长。”花娟进办公室后嫣然一笑“花娟?你回来了?”彭川卫定睛的打量花娟,似乎不认识她似的。“是啊。”花娟很无奈的一笑。“我想继续工作。”“你先坐,坐下再聊。”彭差卫殷勤的说。“你受苦了,那天我跟庞影去看你来的。”“看到你俩的帐单了,谢谢你。”花娟感激的一笑。“彭董事长,我想会来上班。”“花娟是这样的。”彭川卫面带难色的说。“你进去这段时间,公司里聘用了庞影为公司的经理。”“哦。”花娟说。“那时候也不知道你这么快就出来啊。”彭川卫又开始玩起他的权术了,他抽出一根烟,慢条斯理的点燃,抽了起来。“你知道公司不能没有经理啊。”“那你给我安排别的工作好吗?”花娟道。“并不非得干经理这个职务。”“现在真没有适合你的职务。”彭川卫做了一副很无奈的样子,“现在人满为患,就是人多,咋安排都安排不下来。嗨。真没办法。”“照你这么说公司不要我了。”花娟强硬的问。“是想让我下岗吗?”“我没这么说。”彭川卫强调着说。“我只是说暂时没有你的位置。有你的位置我立刻告诉你。”花娟知道彭川卫是有意搪塞,“彭董事长晚上我请客,定在凤凰酒楼,你一定来啊。”“好的。”彭川卫乜斜的望着花娟意味深长的笑了。“我一定准时到达。”花娟又来到庞影的办公室。庞影看到花娟扑了过来,她紧紧的跟花娟拥抱了起来。“花娟,你受苦了,你知道你回来,但这几天很忙没有抽出时间去看你,你却先来了。”“谢谢你能去看我,”花娟紧紧的抱着庞影,“我感激不尽。”“咱姐妹这么多年了,这是应该的。”庞影松开了花娟。“你请坐,”“最进忙吗?”花娟坐在沙发里。“你最近气色很好。”“是吗?”庞影说,“这个经理坐的很忙。你回来了,这个经理还由你来当。”“不行,”花娟慌忙摆手。“我可没有这个意思,你别误会我。”“论你的才干和能力,你都比我强。”庞影说。“还是物归原主吧。”“这怎么可能呢。”花娟忙说。“庞影我今天来是请你的,我在凤凰酒楼定了位置,希望你下班后光临。好吗?”“你请客?”庞影问道。“是啊,我想借这次机会向你们这些支持我的朋友表示感谢。”花娟说。“尤其在我落难的时候,你们还能去看我,”“应该的,咱们相出这么多年,是有一定深厚的感情的。”庞影说。“就这么定了,晚上5点不见不散。”花娟说完就起身告辞了。花娟在走廊上想,要不要请武斗?虽然她在看守所里武斗没有去看她,但他是总经理,她不能不给他这个面子,于是花娟又敲开了武斗的办公室的门。其实花娟跟武斗并不太熟,只是认识,并没有啥往来。武斗拉开房门,看见了花娟,他一楞,然后莞尔一笑,“这不是美女花娟吗?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快请进。”花娟跟武斗走进了办公室。武斗给花娟泡了一杯茶。花娟忙说,“你别忙了,我马上就走,我来是想跟你说个事的。”“忙啥,即来之则安之。”武斗说。“再说我跟愿意跟你这样漂亮的小姐在一起,看上一眼都养眼。”“总经理,你可真会开玩笑。”花娟咯咯的笑了起来。“这不是玩笑,这是我的真心话。”武斗一本正经的说。“你是全公司公任的美女,这个谁跟你都没法比。”花娟坐在沙发上一时还不好意思走。她想找个借口把晚上请客的事跟武斗说,而武斗滔滔不绝的话语使花娟无从插嘴。“花娟在里面受苦了。”武斗说。“我一直没有抽出时间去看你,对不起啊。”“没关系。”花娟淡淡的一笑。“你这么忙。”“其实,你进去后,我就想去看你,只可惜忙来忙去忙蒙了。”“总经理,是这个样的,”花娟说,“我这不出来了吗。我今天想请咱们公司的领导到凤凰酒楼吃饭,你晚下班一定去啊。”“好的。”武斗非常欣喜的答应了。“我一定光临。”“没事我走了。”花娟起身就要离开,武斗慌忙的说。“再待一会儿,忙啥的,再说我给你泡茶了,喝望茶再走,这可是三上品的好茶啊。”“不了。我得走了。”花娟向门口走去。“不给面子?”花娟楞住。只见武斗恳切的望着她,她只好又留了下来。这一留却给花娟带来了麻烦,这是后话。花娟又从新的安静的座在沙发上。端起茶杯品尝起茶来了。武斗望着花娟迷人的身材,有些蠢蠢欲动。花娟身着一袭紫色的旗袍。开岔很高,直接看到胯部,一双白皙性感的大腿若隐若现的在旗袍里闪现。其实能穿旗袍的人,一定是一位身材非常好的人,没有好的身材是不敢穿旗袍的。花娟跷起二郎腿,她将一条腿压在另一条腿上。一截性感的风姿跃然于武斗的眼前,花娟简直就是美和性感的化身。武斗用他那暧昧的眼神,在花娟身上游走,似乎想要夺走什么?“花娟,你不愧为是咱公司最美的女人。”武斗喝了一口茶,“我细洗涤的端详。发现真是绝世无双。”“你再这样夸我,我都不好意思了。”花娟说。武斗站起来,来到花娟的茶几前。一股浓郁的幽香扑碧而来。使武斗沉醉。险些趴在花娟上身,因为她身上有一股使异性我发抗拒的力量。武斗想扑在花娟的怀里,但他还是很冷静,因为现在机会还不成熟。“你别忙乎了,我该走了。”花娟看出来了,武斗想给花娟去续水,慌忙拒绝了。“别忙,这茶得喝到第二遍水才能真正品出它的味道,”武斗说。“如果这个时候把茶社倒了,该多可惜啊。”花娟让他这么一说,还真不好意思走了。她坐在沙发上品起了茶水。武斗拎着茶壶进了里屋,他无意中看到床上放这一粒红色的药片,他忽然来了注意,这不是刘美丽遗留下来的催情要吗?如果把这种药,让花娟吃了会是啥样。武斗阴阳怪气的笑了起来。这种药刘美丽经常吃,是为了增加性欲的,每次在他们临做爱前,刘美丽都要先吃上一粒性药,这样她才能旷野,才能将床折腾塌了,才能叫声尖锐穿透心菲。这种女性服的春药,刘美丽在每次跟武斗上床时都服,似乎不服这种药,就不会做爱。起初刘美丽背着武斗服,渐渐她就在武斗面前公开服了。这对于武斗就屡见不鲜了。武斗进屋续水,突然看到了床上刘美丽遗漏的春药。一个邪恶的念头在他的南海里闪烁。不知道把这个春药给花娟放在水里,她喝下去会是什么样子?武斗在心里琢磨着。同时脸上露出诡秘的笑容。武斗把药拿了过来,可是一个难题摆在他的面前。把这粒药放在花娟的水杯里很简单,可是咋样将要粒弄碎了,整片药放在水杯里不管事,只有将它碾碎了化在水中才见效,“总经理,你别忙了,我该回去了。”花娟的话把武斗吓了一大跳。如果她走了可前功尽弃;“别走啊。这么好茶不能白白的糟蹋了。”武斗从里屋向外探了一下头,“你别着急很快就好了。”“你就别麻烦了,我真的该走了。”花娟站起身子,亭亭玉立。风姿绰约。“不行,你再等个三两分钟。马上就好。”武斗安慰着说。“你也不差这么一小会儿”花娟无奈只好又重新的坐了下来,因为武斗不管咋的是个领导,她不能跟他顶撞。武斗在里屋寻找能把这药片弄碎的东西。他有点心急火燎。抓耳挠腮。他者急的在房间里踅摸起来了,他找到一柄板子,将药粒用纸包上,砸了起来,他在砸的时候尽量不弄出声音。怕花娟听到,他小心翼翼,提心吊胆的把那粒药砸碎,然后透过半掩的门,瞄了眼还娟。花娟很安静在坐在沙发里,她的一条大腿硗在另一条大腿上,一只白色高跟皮凉鞋在一只涂满红色蔻丹的脚上晃荡着,十分动人。武斗的心顿时激荡起来,他小心翼翼的将砸碎的眼面掺进盛着水的杯子里。然后端了出来。“给我。”花娟满面春风的迎了上来。说。“总经理,这事你咋不让卫生员去做?”花娟将水杯放在茶几上,然后燎了一下旗袍的下摆,诱人的雪白丰腴的大腿在旗袍里分外妖娆。吸引武斗的眼球。武斗挨着花娟坐在沙发里,由于距离太近,他甚至能听到她急促的呼吸声,一股清香扑鼻而来,那是花娟身上的气息。武斗贪婪的嗅了嗅花娟身上飘过来的幽香。十分惬意。“花娟,这是上品好茶,”武斗喝了一口他杯里的茶。“这是我出国回来路过茶村买的,那里到出抄茶,虽然都是抄茶,但是刚采回来的茶,非常金贵,这第一个人抄掣就决定了茶的好歹的命运,据说抄茶的人必须是姑娘,而且是纯洁的姑娘,如果这个姑娘跟人上过床,这茶就会被糟蹋。喝起来也变了味道。”“这茶很有这么多的说道?”花娟面红耳赤的问,同时她呷了一口。武斗向她飘了一眼,心中窃喜,花娟正向他的预定目标靠近,他满意的笑了笑,他在心里琢磨,不知喝了春药的花娟会是什么样,也许像个淫荡的女人那样对他投怀送抱,他不急着把她拿下,他要把玩一下这种情趣。让这个美丽的女人乖乖的做他的马子。武斗想到这儿,意味深长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