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红楼乱伦
红楼乱伦
宝玉挨近凤姐的身子,并不答话,只是色迷迷地看着她。凤姐让身边的丫头先回去,然后和宝玉来到假山的石
洞里。一进洞俩人就迫不及待地用在一起,俩人的双唇紧紧贴在一处。宝玉的舌头伸进凤姐的小嘴里和她的香舌搅
在一块。宝玉的手按在凤姐的胸前使劲地揉着。

凤姐开始主动地解开宝玉的衣扣,替宝玉把下身脱光。宝玉的肉棒立刻直挺挺地显现在凤姐面前。凤姐让宝玉
坐到一石头上,自己蹲下身子把宝玉的肉棒含到嘴里。她的舌头不断地缠绕在宝玉的龟头以及肉柱上面,并且还偶
尔会用力地吸吮几下。宝玉的手也伸到凤姐的衣内,抚摸着她光滑的肌肤。

凤姐抬起头对宝玉说:「好兄弟,姐姐替你舔鸡巴呢,你怎么谢姐姐呢?」宝玉看着凤姐迷离的眼睛说:「让
肉棒好好插插姐姐的小嘴,给姐姐一大股精吃好吗?」

凤姐妍然一笑,低头又吸宝玉的阴茎。这次她更加疯狂地刺激着肉棒,把它整个吞了进去。宝玉感到肉棍憋涨
得受不了,龟头也在凤姐的喉咙里进出。他的手不禁也用力掐着凤姐那对白嫩的乳房。宝玉享受着无比的喜悦,凤
姐给他的刺激使宝玉越来越守不住最后的陈衿,宝玉一挺腰,精液从肉棍中喷射出来。凤姐贪婪地吸吮着,就像婴
儿吸吮母亲的奶头一样。

凤姐吃完宝玉的精液,直起身来。见宝玉的肉棍还是直立着,对他说:「你可真有本事啊,这样的鸡巴不知道
地迷死多少女人啊。姐姐的小穴又痒了,用你的操操它吧。」

宝玉听到平日威严的凤姐竟然说出这样粗俗的言语来,真是淫心大炽。他的肉棒不禁又挺了挺。宝玉说:「姐
姐说的话好粗俗啊。」

凤姐见宝玉的肉棒一挺一挺的,知道他又来劲了。凤姐回答:「兄弟喜欢姐姐说粗话吗?」宝玉用说摞着自己
的阴茎说:「喜欢,喜欢啊。」

凤姐笑了笑,撩起裙子来。「啊」宝玉吃惊地看着凤姐,原来她只穿了条裙子,里面竟什么也没穿。凤姐分开
两条修长白玉般的双腿,骑到宝玉身上,把小穴对准宝玉的肉棍坐下去。宝玉的阳具一点一点的推入,直到最深处。
凤姐搂住宝玉的脖子,在他耳边轻轻说:「好兄弟,快动动你的大鸡巴,姐姐的小穴好痒啊。」

宝玉并没有动的意思,只是紧紧搂着凤姐的腰,让肉棍在凤姐温暖的小穴里尽量往里伸。特别是宝玉巨大的龟
头触到凤姐的子宫口是,凤姐再也忍不住了,她开始主动地摇动身躯,屁股也是一起一落的。

渐渐的凤姐开始发出放浪的淫叫,虽然因为在白天她不敢大声,只能在宝玉耳边轻声呻吟,但听起来更具性感,
更能刺激男人地欲火:「啊……啊……太美了……好棒啊……我……好……喜欢这样……被……你……干……对…
…用力插……进来……用……你……的……大鸡巴……操……操烂……小穴……吧……冤家……你……你就……操
死我吧……」宝玉扶着凤姐的腰身,助她在自己身上起落。在宝玉粗大的阴茎抽动下凤姐全身发软,再也没力气上
下活动了。宝玉开始把肉棍往上顶,弄的凤姐在宝玉身上一颠一颠的。宝玉每顶一次凤姐嘴里就会「哼」地浪叫一
声。当宝玉的精象洪水一样冲进凤姐的子宫里,凤姐再也没有一点动的意思了。她紧贴在宝玉身上,嘴里喘息着:
「宝兄弟,你好厉害啊!姐姐太喜欢你了 .」

宝玉给迎春抹着药,俩人都不知道《葵花神油》又强烈的催情作用。当宝玉再迎春身上摸完药后,迎春已是浑
身燥热,扑到宝玉怀里不住扭动身子。这样一个美妙女子赤身裸体倒在自己怀里,宝玉早控制不住心中的欲火了。
身上越来越热的迎春主动抬起头来,把自己温暖湿润的红唇贴在宝玉的嘴唇上。

两只手撕扯着宝玉的衣服。迎春的舌伸到宝玉口腔里,两人彼此交换着唾液,吸吮着对方的舌尖,越吻越激烈,
越亲越狂野……宝玉的手附在迎春的身上,抚摸她的柔软的乳房,和早已湿淋淋的阴户。宝玉分开迎春的双腿,并
且跪在她的两腿之间!然后让迎春的阴户以及菊穴都裸露在他的面前。宝玉抚下身体,轻轻地舔弄着迎春的花瓣。
迎春觉得自己的下体好像着了火一般,愈来愈热,而且几乎全身所有的血液都往那里集中!

「哈……哈……哈……哈……不要啦……我……我……好像……要死了……啊………好棒……好棒哟……」迎
春浪叫着扭动着越来越热的身躯。宝玉的舌头也已伸进她的阴道里。这下更不得了,迎春淫水直往外淌,嘴里的叫
喊也带出了哭腔:「啊……宝兄弟……快啊……快让……大……大鸡巴……插……插进去……快……插我……啊…
…」宝玉的肉棍伸到迎春的阴道里,迎春才略微显得安静一些。宝玉拿出自己越来越精熟的插穴本领驾御着自己粗
壮的阴茎在迎春的阴道里来回驰骋。迎春的小穴曾经多次让孙绍祖用粗粗的木棍乱捅,只有象宝玉这样粗长的肉棍
才能塞得她满满的。

宝玉使出各种花样,让迎春泻了八九次才把她的欲火平息下来。宝玉说:「天晚了,咱们先去吃饭,回来我再
插姐姐的小嘴和后庭菊穴好吗?」迎春红着脸在宝玉的脑门上拍了一下:「你真坏啊,我是你姐姐啊。」

宝玉没再说话,只是抱起迎春往外走。丫环们已经烧好了洗澡水,宝玉和迎春洗起了鸳鸯浴。俩人真是如胶似
漆,你怜我爱。宝玉一面啃咬着迎春的一对大奶,一面调笑说:「姐姐的丈夫让我给赶跑了,姐姐以后怎么办呢?」
迎春红着脸低低地声音说:「那兄弟你就做……做我的丈夫吧。」

宝玉一听很是欢喜:「好姐姐,太谢谢你了。」说着掰开她的双腿就要把硬梆梆的肉棍插进小穴里。

迎春赶紧制止他:「好兄弟,你千万别再插我了,下面肿的很厉害啊。」她又怕宝玉不高兴,就抓住他的大肉
棒含在嘴里。迎春的品萧的技巧是让孙绍祖特别调教出来的,现在她用发自内心的感情来施展果然不同凡响。宝玉
觉得自己的阴茎被迎春舔的酥麻酥麻的,一阵阵热浪冲动而出,宝玉没在控制,浓浓的精液一股股射进迎春的嘴里。
迎春咬牙吞下宝玉浓腥的精液,还把他的肉棍舔得干干净净。

贾政已经把自己的下衣脱了,正挺着硬梆梆的肉棍。而黛玉也让他把上衣扒下来了,贾政一手拉扯黛玉的裤带
想脱下她的裤子,一面低头在她的两个高耸的乳房上啃咬着。当贾政的手插进黛玉的裤内摸到她红嫩嫩的小穴时,
黛玉的反抗立刻变的绵软起来。她似乎失去了反抗的意志,只是轻轻扭动身子,嘴里不自觉地说:「不要啊┅┅舅
舅┅┅不要啊。」

贾政把黛玉身上最后一缕布丝扯下来后,他被黛玉的美丽惊呆了。黛玉胸前的一对丰满的乳房又嫩又白,由于
她身体的瘦小更突出了乳房的肥大。小腹下三角地带的耻毛浓密拥簇,幽黑的阴毛下半掩半露出红红的嫩穴。贾政
的双腿压在黛玉的粉嫩玉腿上阻止她扭动身躯以便自己的阳具能对准她的穴口。黛玉已经没力气再挣扎了,贾政把
龟头顶在黛玉的阴道口,缓缓地挤进去。

黛玉「啊」地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她双手推着贾政的小腹,像是不堪承受而贾政粗硬的大阳具便整条插进她
狭小的阴道里了。他也没有立刻抽送,只把小腹紧紧抵在她的身上。把粗硬的大阳具深深插入在她的肉体里。腾出
双手去抚摸她一对丰满白嫩的乳房。过了一会儿,贾政觉得黛玉的阴道里逐渐滋润了,便慢慢地开始抽送。黛玉痛
苦地呻吟着,她的意识一片空白,但她的身体开始有反应了。随着贾政的阴茎的抽动,黛玉就觉得一股热气从腹部
升起,这是她不能抗拒的欲火。她一直往外推贾政的双手渐渐地搂在贾政身上,呻吟声也由痛苦变的淫浪起来。

贾政紧紧把黛玉搂在怀里,把她的乳房摸玩捏弄,轻轻地用手指挖弄她的阴户。黛玉的手也套弄起贾政的阳具,
不一会儿把它弄的硬起来,还不住的一抖一抖的。黛玉伏在贾政身上,用自己柔嫩的乳房在他的身子上揉蹭着,嘴
里不住的喃喃地说:「舅舅,我不行了,下面好痒啊,快让大鸡巴进来吧。」

贾政并不理会黛玉的哀求,仍然只是玩弄她的娇躯。黛玉怎么也不能再忍受了,于是她主动地握着贾政的肉棍
往自己的小穴里塞。贾政也趁机把肉棍塞满她窄窄的嫩穴。黛玉很快就进入欲仙欲死的状态。她脸红耳热。小嘴里
哼叫着淫声浪语:「啊┅┅啊┅┅我┅┅要死了┅┅操死我了┅┅舅┅┅舅┅┅鸡巴好大┅┅啊。」

黛玉的淫叫更让贾政兴奋,他和黛玉换了一个姿势,让黛玉跪趴在床上,自己从她的身后猛插她的淫穴。这样
的姿势让贾政的鸡巴插入的更深,每一次向里抽送龟头都能挤碰到黛玉的子宫。这让黛玉的情欲连续喷发,使她连
叫床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只能听道她一点点的哼哼声贾政在里面操着黛玉,黛玉已经是忘了羞耻开始配合他了。
贾政也听到了屋外的动静,他以为是紫鹃在偷看,也没在意。心里想:等会儿我弄完黛玉了再收拾你这个小丫头。
在黛玉的配合下,贾政用了好几种姿势操黛玉。黛玉春情勃发尽量来迎合他。每次贾政换一次姿势,黛玉就在他耳
边夸赞说:「舅舅真行啊,甥儿好喜欢。」刺激的贾政不及余力地猛操她。贾政浓浓的精液射进黛玉的子宫里,黛
玉喘息着瘫倒在床上。

宝玉直愣楞看着姐姐,伸手抓住元春的手不让她给自己擦了。元春看宝玉的眼神有点异样,里面充满了柔情,
似乎就象情人的眼光。元春也呆呆地看着宝玉俩人凝视良久,猛地相互拥抱在一起。宝玉的嘴唇紧紧贴在姐姐的樱
唇上,他的舌象蛇一样灵活地伸进元春的嘴里和她的香舌绞在一起。宝玉的手在元春的背上游动,让元春感到脊背
上热乎乎的有点奇妙的感觉。现在让宝玉把她压抑已久的情欲激发出来,让她浑身躁热不能自己。

俩人继续亲吻着,宝玉的手顺着姐姐的衣襟伸进她的衣内抚摸着她高耸滑润的乳房。宝玉温暖的手摸的元春气
喘嘘嘘,她感到自己的下体湿湿的,一股股的淫水从阴道里流出来。

当宝玉的手顺着她的小腹摸向她浓密的芳草地的时候,元春象恢复了理智一样,她猛地推来宝玉。但宝玉并不
罢休,他一伸手又把姐姐紧紧搂住。元春挣扎了两下说:「好弟弟,我们是亲兄妹,是不能这样的。我也想啊,可
我们是亲姐弟啊。」宝玉满不在乎地说:「那算什么啊,只要我们相爱就行啊。」

元春听了宝玉的话点了点头,她犹疑了一下后,一咬牙脱下她的上衣,解开裙子,让裙子掉在地上,她的衣服
底下的纱裤早被阴道里流出的爱液湿透了。宝玉立刻脱下自己的衣服,此时他的阴茎早就完全硬起来了,宝玉帮姐
姐脱下身上最后一条纱裤,让姐姐赤裸的身体完全暴露在自己面前。

元春的身体美丽的无法形容,宝玉一面欣赏着姐姐美好的娇躯,一面细细地抚摸着她嫩滑的皮肤。宝玉暗骂皇
帝没眼光,这么好的美妙女子竟不知道珍惜。在宝玉的爱抚下,元春心意荡漾,她轻声呻吟着用手抓着宝玉的鸡巴
套弄。亲姐弟的乱伦比任何的偷情都更刺激,让元春不禁浑身有些颤抖。

宝玉极力地爱抚姐姐,他掰开元春的双腿在她殷红的小穴上舔起来。元春那有这样的经历啊,阴道里一阵阵骚
痒酸麻,让她淫水不断泊泊地往外流。宝玉舔食着姐姐的淫水说:「姐姐你的水怎么这么多啊?」

宝玉的话把元春羞的不得了,她只是埋下头吃吃的笑。宝玉的舌头伸到元春的嫩穴里乱搅着,舌尖甚至勾在她
的子宫口上了。元春实在不行了,她感到小穴热烘烘的很难受,就哀求宝玉:「好兄弟,姐姐受不了,真的不行了。」

宝玉故意逗她装做不知道地问她:「姐姐怎么了?怎么受不了?」元春喘着粗气说:「下边……下边受不了啊。」
宝玉用手指扣着姐姐的嫩穴道:「下边是什么地方啊?」

元春急了,她装做生气地说:「这坏人……逗人家逗得不行了,你却象没事一样……好……不管了……让我来
插你……吧。」说着元春顾不得羞耻,她说着便抬起粉臀,将穴口触准阳具,略略的往下沈坐,穴儿含住龟头,她
扭了扭嫩白的屁股,让鸡巴头磨着阴唇,十分舒服。小穴里流出的淫水更多了,热热的直烫宝玉的肉棍。宝玉往上
一挺腰,正好元春忘情的再向下一坐,鸡巴应声而没,直插到底。

元春「啊」地叫了一声,原来宝玉的鸡巴太长了,在加上两人同时用劲,粗大的阴茎把阴道涨的满满的,龟头
直抵花心,把元春的子宫触的生疼。宝玉赶忙问姐姐:「姐姐你没事吧?」

元春美目盼流,她嫣然一笑:「没什么啊,就是你的鸡巴太大了,把姐姐的小穴撑的好满啊。」

宝玉见她被自己逗弄得浪态横生,主动的来套大鸡巴,索性把主动权都交给她。於是宝玉就舒舒服服地靠在那
儿,让姐姐在自己的身上上下运动。

那元春也是饥渴的久了,开始还是轻舒娇躯慢慢活动,到后来她大起大落,动作十分疯狂。嘴里的浪叫也变的
声音又大,话也淫荡不堪:「啊…太……深了啊……好弟……弟……插死……我了……哎呦……每次……都插到…
…人家……啊……最深……的……嗯……地方…快……用力啊……大……大鸡巴真……好啊把……把小穴……操肿
了……啊……不……是操烂了……啊……」

宝玉看姐姐真的没劲在动了,他拔出鸡巴,将姐姐翻过身来,要她趴跪在地板上。元春翘高屁股,低下腰身让
双腿分开。这个趴下翘臀的姿态硬是迷死人,浑圆结实的屁股,鲜红湿润的小穴,让宝玉看得忍受不住,赶快又凑
上鸡巴对着姐姐的阴道一捅而入。

宝玉在姐姐的身上疯狂的奔腾着,他的大鸡巴粘满了元春的淫水,宝玉每次用力的插入仿佛要用自己粗硬的鸡
巴不得把姐姐的身体刺穿一样。元春抽蓄娇躯,出现那种昏死的样子,趴在地板上。这时宝玉的鸡巴头猛胀他将它
抵实花心,精液象姐姐子宫里喷洒。刚流了一半,元春在高度的亢奋中恢了一点理智,她赶紧说:「别流在里面。」

宝玉听了赶紧把正喷射精液的鸡巴不得从她的阴道里拔出来,让剩下的阳精流到姐姐的嫩白的脊背和屁股上。

元春一面让宝玉擦着背说:「好兄弟,你以后可不能在往姐姐的嫩穴里流精了,如果出了事可就不得了了。」
宝玉点了点头说:「那我以后就往姐姐的嘴里和菊穴里射好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