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的姨妈们
我的姨妈们
天气真热,今天家里来了一位客人,她是妈妈的表妹,我要叫她表姨妈,今年刚好三十岁,不幸才
结婚了一年,新婚燕尔之际,丈夫却因为飞机失事而去世了,她眼光很高,东挑西捡地选了很久,才算
对一个男人看对了眼,却马上就做了寡妇。妈妈怕她在家中触景生情,便要她到我们家里住一段日子,
散散心,也好让她忘记丧夫之痛。

下午放学后,我实在忍不住闷热的天气,想到游泳池去泡冷水,凉快一下,于是放下书包,穿了泳
裤便往游泳池飞奔而去。到了池边,发现表姨妈正在游泳池里游着,虽然泳技不大好,但是她穿了一件
浅紫色的泳装,紧紧地裹住娇躯,显得曲线玲珑,峰峦毕露。她在池子里游着,真像条美人鱼,我索性
蹲在池边欣赏着她的美妙泳姿。

她游着游着,突然『啊!……』的一声,没入水中。在水里挣扎着,拍得浪花四溅。

我想表姨妈可能抽筋了,于是赶紧跳入池里救她,将她仰头托到岸边,然后把她抱到池边的软垫上。
我见她已溺水并喝了四,五口水,人也昏了过去,非得赶快用人工呼吸急救术不可,于是毫不犹豫地把
她的紧身泳衣从肩膀剥到腰际,使她的呼吸不受束缚,表姨妈的上身赤裸洁白地呈现在我眼前,肌肤雪
白粉嫩,丰满高挺的肥乳,真是美艳迷人,但此时救人要紧,我也无暇细看。一俯身,嘴对上了那娇艳
但已无力的红唇,J ——。施行人工呼吸,手也按着她的胸前压挤,帮助她的肺部J ——。吸气。她吐
了几口水,才J ——。有了些气息,又一会儿,她才渐渐回复意识。

表姨妈醒过来的第一个印象是我的嘴吻住她的樱口,手也按在她的酥胸上,使她娇哼了一声,满面
通红。但她马上记起了溺水的一幕,我的举动使她无话可说。

突然她娇叫了一声,玉腿颤抖着呻吟道:『啊……痛……腿痛……』呼痛声惊动了我,表姨妈那娇
羞不安之态,诱惑迷人。听到她的叫痛声,四周无人的处境,只要挑起她的情欲,在她新寡文君的思春
之情下,定可吃到这块天鹅肉。于是我怀着激奋的心情,跪在她身旁双手揉按玉腿,帮她拉筋松骨。我
在她那光滑柔嫩的大腿上抚揉个不停,时左时右,由下而上,渐渐搓揉到大腿根部,轻捏细按着。

我抬起头凝视她的娇靥,观看她有何反应,手在腿间摸着,慢慢挑起包住阴户的泳衣,手伸进去轻
抚阴毛,中指揉着阴核,只见表姨妈如桃花般艳丽的娇靥上,琼鼻耸张,嘴唇颤抖,时合眉,时舒眉地
:『嗯哼……嗯哼……』轻吟着。

一会儿,她终于哼出声道:『啊!……一龙……就是……那样……好……好美啊……啊……弄……
弄得阿姨……好爽……』我慢慢把她的泳衣从腰际褪到脚边,再整件脱掉,现出了她的下半身,细腰隆
臀,小腹浑圆而阴毛又黑又多,玉腿修长。我的另一只手攀上玉乳,在那柔软细嫩而富有弹性的肥乳上,
任意地搓捻着,品味她的美艳。耳中听的是她淫浪的声音,眼里看的是她骚媚的荡态,我再也忍不住地
脱了泳裤,向前压着丰满的肉体,和表阿姨拥抱,热烈地缠绵,亲蜜地吻着。

她自动分开双腿,伸出玉手紧握着我粗长的阳具,拉抵穴口。我用龟头在她湿淋淋,滑润润肥厚的
阴唇上磨擦着。表姨妈被我磨得全身酸麻,奇痒无比,玉容微红,春情荡漾,那娇艳的神态,扭摇浪摆
的玉体,婉啭娇啼的呻吟,使我被诱得阳具暴涨,急不可待地迅速前挺,将大鸡巴猛干进穴内,『滋!
』的一声,表姨妈叫道:『啊!……美……美……』我粗长的大鸡巴,顺着阴唇渐渐滑进。她身体急剧
地颤抖着娇呼道:『哎呀……一龙……唔……宝宝……痛……轻点嘛……』我最近练习的一些技巧,刚
好拿表姨妈来作试验品。慢慢地把龟头顶到子宫口,磨了几下,猛然往外急抽,在阴户口外又磨来磨去,
猛然又狠狠地插入,直抵花心,连续几次,直搞得表姨妈痛快地流出了淫水,双手搂紧我,身躯摇晃骚
媚地大叫:

『乖乖……你肏得……太……太美了……哎哟……酸……酸死了……嗯……哼……大鸡巴……插得
小穴……穴好舒服……宝宝……我要升天了……你真会玩……浪……浪水出来了……啊……啊……对…
…舒服……哼……哼哼……』我纵情地抽插着,表姨妈的淫水多的往外流,由阴户下顺着屁股沟流到软
垫上。我使劲狠肏着,英勇地挺进她的小穴,听着她的狂呼浪吟声,看着玉体抖动样,骚态显露无遗,
真个勾魂夺魄,使人性趣激奋,欲火中烧。表姨妈直浪得泄了几次身,流尽了积存了几个月的阴精,我
想她大概久未承欢,因此一受到如此的插干,表现特别地骚浪。我含着她红嫩的乳头,一只手也抚摸着
另一个奶房,她的阴户紧紧包着我的阳具。

正当我将要射精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在旁边响着道:『呼!热死了!这种天气真讨厌。』我和表
姨妈都僵住了,一看,竟然是妈妈。我这方面倒还好,至少妈妈和我早已超越了普通母子的关系,她的
小穴我也不知干了多少次,但表姨妈尚不知这层因缘,她霎时呆呆地躺在地上不知如何是好?忸忸怩怩
地窘态百出,我的大鸡巴还套塞在她阴户里呢!我可也大煞风景到家了,正要射精却被妈妈打断,心里
也凉了半截,真怕妈妈会醋海生波,大发雷霆。

但见妈妈竟毫不动容地站在一旁,悠闲地望着我们,开口道:『一龙,玩了多久?……』只听表姨
妈讘嚅地道:『玉梅姐,我……我……』妈妈却大方地道:『玉瑛妹妹,怎么样?龙儿还厉害吧!舒服
了没?没有关系的嘛!你们再继续干吧!』虽然她这么说,但是我和表姨妈一时还反应不过来,不知如
何回应,妈妈微合着星眸,斜睨了我们一眼,说道:『还没爽就继续插呀!这又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
外人,继续呀!尽愣在那干嘛?一龙,让你表姨妈好好享受一下吧!』既然母亲大人有命,于是我也不
再客气地揉着表姨妈的玉乳,臀部又一挺一挺地插干起来。

表姨妈的屁股也渐渐地扭动着,只是因为有妈妈在旁看春戏,没有先前那么疯狂地骚荡了。我边干
着边偷眼望向妈妈,只见她双腿大开,一手按住阴户,一手伸入胸衣里揉捏自己的奶子,『唔!……唔!
……』地低吟着。

蓦地,她飞快地脱光自己的衣服,蹲在我们旁边,帮我揉着表姨妈的乳房,我的大鸡巴也在表姨妈
的穴中左冲右撞着,干得她淫叫声越来越大,浪哼着道:

『哎哟……啊……美……美死了……宝宝……好爽……阿姨的小穴……又要上……天了……啊……
泄……泄了……嗯……』她子宫壁也夹得我的大鸡巴非常舒服,热烫的阴精冲得我麻痒难耐,一阵狠插
之后,马眼一张,阳精倾泄而出。

妈妈在旁边看着我们玩,自己也用手指头掏着阴户,这时见我射了精,忙从表姨妈阴户中拖出我慢
慢软下来的鸡巴,一口就含住了那渐形缩小的龟头,香舌频频地刮、舐、挑、吃、吮、吸着,含得我的
阳具又渐渐地回复雄风,妈妈又用手套弄着玉茎,吸得我龟头暴涨。忙拔出妈妈的香口,将她翻倒,提
起她的双腿挂在肩上,扶着龟头,『叱!』的一声,便干进妈妈那早已自摸得浪水淫淫的小穴,一下下
地顿插着,直到花心,再扭转旋动。

妈妈浪叫频频地道:『喔!……一龙……好宝贝……你怎么……变得……这么厉害……越……越来
越会……干穴……哼……真舒服……』我边插边问道:『小穴穴妈妈,要不要再用力呀?』妈妈哼道:
『好……好……再……再用力……插……快……快插……啊……太美了……喔……妈妈……好痛快……
哟……亲儿子……大鸡巴……的儿子……真会干……哼……小穴要流了……丢……丢精了……哼哼……
』一阵热烫的阴精,冲出子宫,妈妈媚眼一翻,娇喘呼呼,粉腿勾着我的背部,肥臀直抖,浪态撩人。
我又插了几十下,妈妈已经舒服得全身颤抖,媚眼儿细眯,嘟着小嘴娇喘,桃园动口,淫水不断地喷出,
浪声大叫:

『我的亲儿子……呀……好舒服……哎唷……你碰到……妈妈的……花……花心了……啊……哎唷
喂呀……儿子……妈妈的……好儿子……你的娘舒服……透……透了……大鸡巴儿子……你奸……奸死
娘了……』娇叫中,妈妈已经舒服得渐渐进入恍然忘我的境地了。我连御二女,而且都是如狼似虎的中
年美妇,更是爽的透顶,何况此时的妈妈又特别地娇艳欲滴,美的如花似玉,我畅快地越干越快,次次
用力。妈妈的小穴穴口,淫水流的更多,如泉涌出,粉脸上同时也呈现着满足的媚态,娇躯不断地颤抖,
双手死紧地抱住我,屁股拼命地上挺,好让小穴穴接受更重的攻击。

妈妈的口中也再次浪叫道:『呀!……唔唔……好儿子……哎喂……亲儿子……妈妈要……被你…
…干……干死了……哟……哎喂呀……大鸡巴儿子……娘要死了……娘……娘死了……呀喂……亲儿子
……娘舒服的丢……丢了……』我也再大力猛插几下,紧紧抵住她子宫口,一阵阵的阳精又冲了出来,
射进妈妈的身体中。

我趴在妈妈身上,头埋在大奶子里,那两颗富有弹性的乳房左右夹着我,和我的脸轻轻地磨搓着。

表姨妈爬过来,道:『玉梅姐,你们母子怎么……能……能做这种事?』妈妈道:『唉!还不是一
龙他爸爸不争气,要不然我又怎会和自己的儿子插……插穴呢?』表姨妈又问:『一龙这孩子也真厉害,
使我泄了好多次,是不是你常跟他玩,教会了他全般的床功啊?』妈妈回答她:『嗯!玉瑛妹妹,他天
生就会干穴的本事,经过几次,自己越来越厉害的,需要我教的地方很少。这孩子蛮孝顺的,每次都能
安慰我的空虚,如何?你也舒服了吧?』表姨妈羞笑着不依地和妈妈互相调笑着,直揉得妈妈也笑了起
来。

因此在表姨妈寂寞的时候,我总是应她招唤去安抚她的欲火春情,后来她乾脆把她的房子租给别人,
搬来我家和我们一起生活着。

这天,妈妈生日,晚上请了一些亲朋好友到家里来庆祝,男人们在一边拼酒,女人们可就斯文多了,
在一旁泡茶聊天。我也和姐姐,妹妹,表阿姨玩着桥牌。

一会儿,有人提议打麻将,于是摆了四桌就J ——。玩起方城大战了。我不会玩,就站在一旁观战。

过了一个钟头,婶娘累了,说要去睡,要表姨妈替她打牌,姑姑也说累了,于是便和婶娘,堂姐三
人回客房去睡。她们走了之后,我看得眼睛也很酸了,望着大家还赌得非常起劲,反正我是局外人,也
不用跟他人讲一声,就慢步走过庭院,打算回卧房去睡。

走到客房边,看见灯光还亮着,心想:奇怪,婶娘和姑姑她们不说累了么?怎地还没睡呢?凑近耳
朵去想偷听她们说些什么内心话,怎有忒大的兴致。

只听得婶娘的声音道:『翠薇妹子,你说有能止痒的按磨器,快拿出来看嘛!快嘛!』又听得姑姑
道:『嫂子,先不要看我的按磨器,还是你先和佩瑜表演你们解决饥荒的办法给我参考参考嘛!』佩瑜
堂姐堂姐在一旁道:『姑姑,我不好意思嘛!平常晚上都是妈妈小穴痒了,就压上我,要我和她磨镜,
我还不太会呢!』我一听就要有好戏看了,便赶紧从窗缝里偷窥,只见婶娘抱着堂姐,一只手伸进了她
的睡衣,像是在揉摸着堂姐的乳房。

堂姐扭着道:『妈!你揉得我好难过哟!』婶娘道:『哎唷!你这小妮子可是发浪了,来,让妈妈
摸摸看。』说着,手就伸入堂姐的睡裤探着。

堂姐忸怩地道:『嗯!妈……我不要嘛!……羞死人了……』婶娘道:『佩瑜,你的小阴户都已经
汪洋一片了,骚水连内裤都浸湿了嘛!』堂姐被刺激得难忍,手也伸过去捏她妈妈睡衣里的奶头。婶娘
哼着像痛苦又舒服的声音,好个母女互摸图!

堂姐道:『妈,你的乳头都硬了,还不是在想呢?』婶娘道:『佩瑜,不要再羞妈妈了,好热呀!
我们脱衣服吧!』说着脱去她自己及堂姐俩人的睡衣和内裤。呀!两具光滑柔细的胴体在床上滚着,婶
娘分开堂姐的玉腿,压了上去,用自己湿润的阴户去紧抵着堂的小穴。

两人都闭上眼睛,轻扭细腰,两只骚穴互相磨着,转着,躺在下方的堂姐也用力向上挺着,阴唇对
磨,不留一点空隙,玉臀挺摆耸动,两只骚穴的淫水流得满床都是。她们越磨越起劲,口儿也互吻着,
四只乳房互压互搓,喉咙中吐出了许多不堪入耳,令人听了脸红心跳的模糊叫声。

一下子,两人又双双分开掉头,互相用嘴舐吻对方的骚穴,忽吸忽咬,忽急忽缓。想不到女人们也
有这么一套解决饥渴的办法,真使我看的叹为观止。婶娘磨舐了一会儿,光着身子把坐在旁边看戏的姑
姑给拉了近来,替她脱去了衣裳。

只见姑姑一对大乳房挺在胸前摇摆个不停,乌黑的阴毛密密地盖住阴户。

姑姑知道该她表演了,于是从手提袋中取出了一个盒子,拿出一支像男人的鸡巴样的橡胶阳具,把
那突出许多小粒的龟头按在阴户口磨着。不一会儿,就从她阴缝中流出了一些浪水,另一只手的指头揉
着自己的阴核,屁股摆动着,口中也浪声叫着:『啊!……哼!……啊!……嗯!……哼哼……』地呻
吟着。接着把假阳具插入穴里,进进出出地干弄着,只听到『噗滋!噗滋!』的声音在客房里响着。姑
姑嘴巴一张一合着,不时地伸出舌头舔舐着嘴唇,不一会儿,便挺着屁股,浪浪地泄了。

这一幕只看得婶娘和堂姐俩人目瞪口呆,不,还有窗外偷窥的我也惊讶极了,心想那真是个好宝贝,
改天要设法弄到一根送给妈妈,让她在我不在的时候好安慰自己,不要在用细小的手指头了。

姑姑叹息了一声,坐起来对着婶娘道:『嫂子,这种玩具虽好,但比起真枪实干的滋味还是差了一
大截,光是那质感和热度就比不上真的大鸡巴,可恨我那死鬼老是出差,所以我才托朋友买了这玩意儿,
不得已时,也算聊胜于无了。嫂子,我在想你们那磨镜的把戏也大概如此吧!唉!总比不上真的男人鸡
巴插穴的滋味舒服。』婶娘也叹着气道:『可不是么?自从佩瑜她爸爸在外头养了小公馆,很少回家,
更没插我,只有和佩瑜磨镜来解解火了。』堂姐在一旁插口道:『妈,姑姑,磨镜也很爽快呀!每次我
都磨出了浪水哩!怎么你们说这还不好呢?』说着,天真地望着她妈妈和姑姑。

本文最早由——。COM 发布

婶娘道:『唉!孩子,你还没经过男人插干的滋味,当然不晓得那种滋味有多爽,唉!只欠了根大
鸡巴来奸插我的小浪穴,好久没干了,实在好痒啊!』我在外头看得,听得难受得紧,再听了她们的对
话,便不顾一切地转到客房门前,冲了进去,爬上床就搂着婶娘,说道:『婶娘,姑姑,佩瑜姐姐,我
来了。』她们三人的三张娇靥霎时都涨得羞红满面,堂姐更是拉着被子就要盖住赤裸的身躯,边羞道:
『龙……弟……你……你怎么……进……进来……了……』我说道:『我在外面憋好久了,好婶娘,好
姑姑,佩瑜姐姐,你们帮我泄泄欲火吧!』【完】